在新修版《天龙八部》的结尾,萧峰要将打狗棒、降龙甘八掌传给虚竹,继而让他传给未来的丐帮帮主,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。金庸之所以在新修版中写“萧峰传功”这一故事情节,无非就是为了体现萧峰对丐帮的关怀和无私,让读者们知道丐帮的打狗棒和降龙甘八掌是如何传于后世的。但如果我们仔细研读有关“萧峰传功”的情节段落,就会发现金庸的这一处设计实则问题多多。下面,我们一起来看看。

一、萧峰的客套话

萧峰对虚竹说:“你我义结金兰,我欢喜得很,可大哥没什么好处给你,却要你做一件大大的难事。”萧峰说这些客套话,看起来似乎没什么,通常社交场合人人都会这样说。但问题的关键是,萧峰和虚竹是生死之交。当年在少林寺虚竹冒死认萧峰为大哥,如今又冒死救萧峰,面对这样的生死兄弟,萧峰还要说这样的客套话,未免显得太俗气了,这有损萧峰的大英雄形象,也有损虚竹的形象,同时也降低了他们之间的生死情谊。

二、虚竹的不坚定

虚竹答应之后,心里又有一番嘀咕:“莫非你要让我做叫花头儿?这可要了我小命啦。但我答允在先,却推托不得,那便如何是好?”虚竹的这段心理活动也不妥当,为什么呢?其一,这段心理描写使虚竹的心理显得很俗气,既是生死兄弟所托,何以如此推推拖拖;其二,金庸这样写大约是为了幽默,但在萧峰自尽前夕,写这样的幽默只能破坏神圣悲剧的氛围,也损害了萧峰、虚竹的人物形象。

三、丐帮武功跟儒家、道家扯上了关系

小说中写道:“萧峰传他降龙廿八掌,这是一门高深武学,既非至刚,又非至柔,兼具儒家与道家的两门哲理......”这句话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,但仔细揣摩,我们就会发现这句话纯属“废话”,或无用之话。我实在不能将丐帮和儒家、道家联系在一起,总感觉金庸这样写,弄得太文雅、深奥、抽象,实在不算一处好的修改。

四、萧峰对降龙廿八掌的删减

传到第十八掌时已到天明时分,萧峰说:“这后十掌,威力远不如前面的十八掌,我平日细思,常觉最后这十掌似有蛇足之嫌,它的精要之处,已尽数包含于前面的十八掌之中。只因我恩师汪剑通所传,且是丐帮百余年的传承,我不便自行删减。”看到这里我才明白,金庸在这次修订中花费大量笔墨,硬将众所周知的“降龙十八掌”改为“降龙廿八掌”,就是为了这一刻,要让萧峰这一武学天才对此进行删减。萧峰的确是一个武学天才,他的武功见识无可怀疑,让他临死之前为丐帮武功作出如此里程碑式的贡献也无不可。问题是,说降龙廿八掌是“丐帮百余年的传承”,而只有到了萧峰这里,才能对降龙廿八掌进行合理的删减,这岂不是说丐帮百余年以来的帮主全都是在画蛇添足吗?

总之,关于新修版中“萧峰传功”这一故事情节,金庸写得太细,乃至啰嗦,以至于影响了人物形象和故事的合理性。我们不能否认金庸的成就,但我们也应该正视他在创作过程中所犯的小错误。对此,你怎么看呢?请在评论区留言,感谢阅览。

首页社会